全球顶级科技城市的头把交椅:纽约是怎么坐上的?详情

新闻动态

News Trend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原创发布

全球顶级科技城市的头把交椅:纽约是怎么坐上的?

发布时间:2020-10-13


提起纽约,可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全球经济、商业、金融、媒体、娱乐中心”、“美国文化之都”等标签。然而,《纽约时报》在今年初发表的一篇题为《大技术如何将纽约变成硅谷竞争者》(How Big Tech is Turning New York into a Silicon Valley Rival)的文章,则彻底颠覆了人们对纽约这座城市的一贯印象,文章展示了纽约科技工作黄金时代到来的重要标志——四个技术平台巨头-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在2022年之前准备在其纽约的办公室继续雇用总计20,000名技术员工,而纽约市的科技行业的平均年薪已超过15万美元。


下图:纽约曼哈顿西区的一大片土地,包括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正成为脸书,谷歌和亚马逊等西海岸科技巨头的技术走廊。



同样在去年的《第一太平戴维斯调查》(U.K.'s Savills Survey)报告中,纽约在技术领域的排名位居旧金山地区(硅谷所在地)之首,被公认为全球技术的领导者。纽约的科技产业是全美经济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而根据福瑞斯特(Forrester Research)的研究,纽约地区具有美国最大的科技人才市场,以333,000名科技工作者超越了旧金山湾区的310,000名科技人才库。最关键的是,纽约拥有每年最多的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生(约7,631名),并拥有近100个学术机构,远超旧金山的25个和伦敦的40个。


下图:多年来,第一太平戴维斯根据一系列标准对世界顶级科技城市进行排名。2019年的头把交椅是纽约。

另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是,根据《全球金融中心指数》(The 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报告显示,虽然自2000年以来,纽约传统的实体金融业一直在萎缩(传统金融部门的就业人数在过去十年里下降了约30,000人),但今日纽约已超越伦敦成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金融中心(2017年纽约市金融部门雇用了大约460,000名员工,接近城市总体就业人数的10%)。而之所以会产生这一现象,恰恰是由于早在2010年,“金融科技机会”就引起了纽约市政府的极大关注,并在同年成了纽约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The Fintech Innovation Lab New York,由埃森哲联手纽约市合作基金会成立)。在接下去的数年里,该实验室的校友公司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创造了69家公司和1100多个金融科技相关工作岗位。


下表:2020年上半年纽约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的部分毕业生名单



下图:庆祝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成立十周年(2019)



在感叹之余,人们不禁要问,纽约是如何做到如此华丽的“科技转型”的呢?


时间还要追溯到2008年9月15号,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申请破产并点燃金融危机的那一天。可以说,纽约城的“科技转型”之路正是始于这次全球金融海啸。时任纽约市长的迈克尔·彭博(Michael R. Bloomberg,本人为金融科技企业家)及其高级顾问们很快组成了一个代号为“游戏转换器”(Game Changers)的小团队,开始进行广泛分析,他们采访了数百名高管、风险资本家、城市专家和教育工作者,并研究了硅谷和以色列海法初创企业集群中技术驱动的经济增长,结论是:既然纽约已经是金融、媒体、广告、法律和咨询领域的世界领先者,而这些行业的企业正在面临数字时代兴起的威胁,那为什么不在这里建立这些行业的技术呢?最终,该团队提出了一个应对金融危机的发展计划——要求在纽约“建立基于现有产业优势的高科技人才引擎”,以帮助这座城市吸引科技公司和吸纳科技工作者。彭博政府称其技术推广政策为“应用科学”,并坚信这是改变纽约经济状况、打造新数字世界的“酵母”。 


下图:2000年代初期,科技初创企业聚集在曼哈顿的Flatiron区,该地区被称为“硅巷”,或许这也是彭博政府推广“应用科学”政策的依据之一吧。



此后,纽约市按照该发展计划,推动了广泛的应用科学实验,包括初创企业孵化器、网络活动以及培训和实习计划。而在开展的所有应用科学运动中,最关键的一步是创建了一所专注于技术和企业家创新的新研究生院——康奈尔技术创新学院(由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和以色列理工学院Technion-Isreal共同组建,以色列理工学院具有“位于海法的斯坦福大学”的称号,被认为是以色列初创企业革命的学术引擎)。建设这座研究生院的根本目的就是将纽约市转变为世界一流的技术之都。而显然这一宏伟目标现在已经实现。


康奈尔技术创新学院占地200万平方英尺,耗资20亿美元,将分阶段在罗斯福岛上建设。第一阶段已于2016年完成,最后一阶段将于2037年完成。纽约市向这所大学捐赠了土地,并捐赠了1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2013年4月《时代》杂志的一篇文章说,纽约市对该项目的总贡献约为3亿美元,而康奈尔技术创新学院将在未来30年内创造75亿美元的经济活动、600家公司和至少30,000个就业机会。彭博市长说:“我们很高兴与康奈尔大学合作培养下一代纽约本土的工程人才。”


康奈尔技术创新学院的最大特点是允许学生和教职员工并行而不是按顺序进行研究和产品开发(这正是以色列理工学院采用的模式)。学院网站上明确表示,技术研发不仅旨在“丰富纽约市现有的研究能力,更重要的是将科学与产业相融合,带来商业化的创新思想,并将纽约本地公司的研究项目作为学生课程的主要内容,从而催生了数百家分拆的公司,从而持续不断地增加下一个高成长公司的出现机会。”康奈尔大学的一位教授认为,学校的成功不仅通过学术成就的典型指标来衡量,更是通过能反映学校使命的指标来衡量,这包括企业家的数量和毕业的公司数量、生产的专利数量、教师的自身产出以及学校的整体声誉等。


康奈尔技术学院院长丹尼尔·赫特洛赫(Daniel Huttenlocher)表示:“在纽约,人们更关注通过技术解决现实问题,比如在金融机构的工作过程中,由技术催生的金融科技企业正在与传统金融机构竞争,甚至与中央银行竞争货币控制。而在硅谷,人们往往喜欢酷炫技术本身,而常常不清楚如何进行商业转化。”而纽约非技术行业(传统金融、广告、媒体等)的技术工作岗位数量是技术公司的两倍这一事实,也证实了赫特洛赫院长的说法。根据纽约州审计长办公室的数据,在过去十年中,纽约市的技术工作岗位数量激增了80%,从2009年的79,400人增加到2019年的142,600人。


下图:康奈尔技术创新学院内的孵化器



与此同时,纽约市还出台了一份技术人才方案,旨在从全国范围内招聘熟练的技术人员,以“帮助纽约市的技术部门充裕技术人才”。如2012年初的首次招聘活动在波士顿举行,纽约的15家初创公司与东北地区大约150名学生会面。到春季和秋季课程结束时,共有700名学生参加了七所不同学校的课程,展示了总共40家纽约初创公司。在事后的跟踪调查中得出的结论是:“有96%的学生表示,这件事使他们更好地认识到纽约市是令人向往的技术行业城市。”并且,纽约本就丰富多彩的生活配套设施(博物馆,剧院,歌剧,舞蹈,爵士俱乐部,美术馆,酒吧和餐馆等)也为技术人才提供了优于硅谷郊区生活的选择


下图:谷歌于2010年购买了该公司在第八大道111号的办事处。去年12月,谷歌宣布了一项重大扩张计划,将在未来十年内将公司在纽约的员工人数增加一倍,达到14,000人。



十年后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纽约市正在顺利推进当初彭博政府制定的发展目标。资深技术型企业家凯文·瑞安(Kevin Ryan)的一句话或许更能给其它正在建设科创中心的城市和地区带来一些启示:“技术的主要资源是聪明的人,纽约科技行业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纽约成功培育和吸引了这座城市想要的人。”


本文作者:严含(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上海转型发布,欢迎大家点击关注

021-64676547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