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新城”没有金山并非“掉队”,而是它有了更高的发展目标!详情

新闻动态

News Trend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原创发布

“五大新城”没有金山并非“掉队”,而是它有了更高的发展目标!

发布时间:2021-03-11

近日,某公众号发布了一篇《五大新城里为什么没有金山》的文章,引来了不少围观群众。文章对“为什么在上海‘五大新城’中,金山会被无情抛弃?”这个问题,从区位、交通和产业等方面作了一番论述。

首先,在区位上,认为金山和崇明是上海唯两个不与主城区接壤的行政区。其实,上海的主城区主要指外环线以内的区域,从这个意义上讲,五大新城都与主城区距离较远,接壤在一起还怎么能够形成“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还认为“金山与江苏、浙江的距离和方位,也没有在和其他五大新城的竞争中拥有多大的优势”。地理位置上,金山与浙江的平湖、嘉善相连,倒是奉贤、松江、南汇三个区根本与江苏、浙江不接壤,也不知结论是怎么出来的。

其次,在交通上,认为金山是“上海远郊新城里,目前唯一一个连地铁规划都没有的地方”。其实,金山早就有全国第一条市域快速火车,时速在160公里/小时,半小时可达市中心,它与连接五大新城的轨道交通5号、9号、11号、16号、17号线一样,均为地面轨道交通,都不是市中心那样的地铁。当然,火车的运营管理是铁路部门,而轨道交通则是申通集团。另外,班次的密度上估计也会少些。

第三,在产业上,认为金山“即便有了地铁,光靠一个石油化工,也很难吸引更多人到这里定居,它很有可能只会变成一个郊区的睡城”。所以结论:“因为交通问题、产业问题和长三角联动问题,金山的经济、人口、房地产、配套已经全面落后于五大新城”。并发出“被剔除在五大新城之外,确确实实是金山错搭上下一轮发展快车道的巨大遗憾”的感叹。当然,文章最后还是对金山未来发展作了一些描绘和期待,“没有谁被这个时代抛弃了,只是它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作者写这篇文章,说明他对金山发展是很关注的,分析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而且从评论区看,关注的人还真不少。这些,对金山今后发展都是有积极意义的。作为读者,也想围绕这个“五大新城里为什么没有金山”的话题,谈谈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五大新城里没有金山,原因一定是综合的、系统的和立体的,不是因为金山不行而“落榜”,倒是由于金山特有的基础、优势和前景,赋予了它更高的定位、更广阔的空间、更长远的目标和更艰巨的重任。

因此,笔者感到,五大新城里有没有金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又有了新的目标!

第一、发展阶段不同、目标不同。“五大新城”是要建设“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实现“产城融合、功能完备、职住平衡、生态宜居、交通便利”的目标。了解上海历史的人都知道,在上世纪70年代初,作为国家重大战略和重点工程,掀开了金山石化建设的序幕。可以说“金山新城”的城市化、工业化要比五大新城早了至少三十年。50年后的今天,如果你去金山新城看一看,最称得上一座远离上海市中心的“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莫属金山了,“功能完备、职住平衡”绝不比其它新城差,它的产业也早不是光有石化了,特色旅游、先进材料、生命健康、高端智能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无人机等产业这些年都快速发展起来,如金山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指数在全市仅次于浦东位居第2。过去人们印象中石化基地那种污染已经大为改观,完全像走入一座鸟语花香的花园海滨城市。至于交通,它是全市高速公里里程最长的行政区,除了原有的这条市域快速铁路班次从每天37.5对提升到60对左右外,以两纵(嘉青松金线和金山铁路)两横(南枫线和沪乍杭铁路)4项轨道交通项目正在推进,并将覆盖所有的镇。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它已经基本具备了现在新城要“发力”实现的目标,不再列入“五大新城”之列也是情理之中。下一步,它的目标是要“打造产城融合样板城市、滨海花园城市和门户节点城市”。

第二、客观上金山已顺理成章地成为双向辐射的节点性中枢。在国家批复的《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总体方案》中,围绕大交通、大会展、大商务,在着力提升服务长三角能力方面,形成南、北两条拓展带,其中南拓展带就沿着虹桥—闵行—松江—金山—平湖—南湖—海盐—海宁展开的。另外,临港自贸区及南汇新城、奉贤新城服务长三角的地面通道,也必须经过金山。在五大新城中,只有青浦、嘉定与江苏、浙江有边界接壤,因此,金山在这两条拓展或辐射带中,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个枢纽性节点。如金山与嘉兴的“田园五镇”就形成了长三角乡村振兴的先行区。同时,嘉兴下属的平湖、嘉善等市县也把金山作为接轨上海的“桥头堡”,无怪平湖市有位领导介绍区位优势时说:我们这里有得天独厚的“金边银线”,所谓“金边”就是与金山接壤的边界,“银线”指他们与金山有一条共同的海岸线。

第三、不在“五大新城”可能更有助于激发不甘落后、励志图强的精神。由于金山地处上海远郊,又是石化工业基地,长期不被人们关注和看好。所以,这里的领导和干部都憋着一股劲,务实求进、埋头苦干,可以说,现在的金山与人们过去印象里的金山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应证了一个朴素的道理:“要我干”与“我要干”是有天壤之别的,“要我干”往往满足于完成下达的任务和指标,“我要干”则有一种持久的、不断自我加压的内在动力。如今年就有50个总投资超过580亿元的项目每季度集中开工,乐高乐园、上海电影艺术职业学院、阿里飞天园等相继落户金山。从这些年来的实际看,金山的确进入了“不需扬鞭自奋蹄”的境地,他们围绕“两区一堡”战略定位,主动打出“上海湾区”的城市品牌,以滨海地区为核心区域,规划面积84平方公里,围绕一谷、一城、一区、一带、一平台,着力打造“上海碳谷绿湾产业园”、“上海湾区健康医学城”、“滨海国家级旅游度假区”、“金山大道经济走廊”和“上海湾区科创中心”。其实,这就是一个升级版的“金山新城”。而且,提出“上海湾区”本身就很有气势、格局和眼光,当年孙中山在“治国纲略”中的“东方大港”就在金山邻近的乍浦。纵观全球,如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和我国的粤港澳大湾区,都是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创新的领头羊。将来“上海湾区”在“杭州湾”的崛起中扮演什么角色?金山提前下了一招体现上海水平的好棋!

第四、“金山新城”的定位和重点与“五大新城”有所不同。“五大新城”经过15-20年左右的建设,现在是在新一轮起点上提质、提标、优化的“发力”;而“金山新城”则是在经过半个世纪的建设积淀后,其目标是向多元发展的“转型”,即在原有石化工业的基础上,如何转型成为绿色化工、生态宜居、新兴产业及旅游等的现代化新城。所以,两者的诉求、目标和难度有所不同。从国际上看,美国休斯顿是一个很好的参照,它从一个全美最大的石化基地,逐步转型为石化工业中心、生物技术及医学中心、宇航中心、高技术中心和物流中心。当然,这一转型过程是艰巨而富有挑战的,需要久久为功、持之以恒才能逐步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讲,金山的转型比建设一座新城更加任重道远。

第五、也有助于金山能够更加从实际出发,自主创新、大胆探索、发挥比较优势。凡事都有两方面,五大新城纳入了一个总体的推进框架,既有政策的享受,也免不了会有一些教条的东西制约,甚至会有一些同质竞争。而金山则可以趋利避害,充分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比如,说金山的房价低,老是上不去,似乎是低人一等。但如果五大新城的建设把房价涨得太高,则金山更凸显出吸引全国相关产业优秀人才落地的优势,说不定金山新城吸引100万人口的目标还要比五大新城更快实现呢。所以,很可能“少一顶帽子,多十个智慧”,金山由此也会变得更聪明、更智慧、更创新。

第六、在发奋有为中更有机会争取到高层的支持。如果在“新城发力”的时间节点上,金山同样交出了一份令人刮目的答卷,相信高层也是看得到并会积极支持的。比如,让“金山新城”参照“五大新城”的相关政策执行。这样“在编”与“非编”的待遇不就一样了吗?所以,不必过急,发展还是重在表现,表现好了,什么都会有的。至此,“五大新城里为什么没有金山”的问题,也就不成问题了。


美国有个旧金山,中国有个新金山
金山大有希望,
金山加油!

本文作者: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夏雨

021-64676547
官方微信